Au Pied de Cochon.jpg

  要說到豬腳,最好吃的就是延平北路的老張豬腳,沒有一個地方的豬腳可以跟他比。只要吃過老張的豬腳,等閒的豬腳就很難讓人點頭了。BUT,以上的話和以下的文無任何關係,只有豬腳這兩個字相同,看看就好。(老張豬腳真的很好吃,不講我會死。)

 很有西班牙小酒館氣氛的店.jpg

這間餐廳叫做「AU PIED DE COCHON」,與豬腳共舞,我們沒去吃到豬腳,因為…歪果忍的餐廳,份量都是餵豬的,我們嬌小的華人絕對吃不完。它的招牌鵝肝豬腳一份,華人全家大小去吃也可以分兩餐配飯吃,所以,我和我小妹兩個根本不敢點。(老闆很像流氓怕沒吃完出去會被堵)

 很像流氓的疑似老版兩位.jpg

  會來這間餐聽,是因為我的神~安東尼‧波登~用力推薦(我有很嚴重的名牌迷思,這一點不勞指正),他是我最喜歡的美食評論家,之前看他的書裡對台灣印象不甚好,雖有點傷心,但想想人家說的也是實話,台北的美食真的乏善可陳,也沒什麼在地特色,他這樣老實的說話,剛好也可以反證:他所推薦的餐廳就應該會很不錯。(還是要用力強調:美食家只要是胖子,就絕對不是美食家,真正的美食家是不可能把自己吃胖的!包括旅遊生活頻道那幾隻也一樣,帥哥奧利佛已經肥成那樣了真的很驚悚,所以他推薦的我都沒在聽了。)

  今年回加拿大,安東尼波登在好幾本書中都用力推薦的「AU PIED DU COCHON」就列入我的必到之地。預定了很多次都失敗,可見生意好到爆,後來總算訂到吧台的兩個位置。

 

  七點左右餐廳就已經坐滿滿了,這間餐廳是五點半開始營業,以法國風的餐廳來說,這時間早得有點不知羞恥,之前幾次預定失敗,都是因為店員說只剩下五點半有位置,七點的話只能坐吧台了。五點去吃飯,以法國文化來說那根本是吃午餐,我們還是點了七點,寧願坐吧台(順便有單身女郎的fu…)(但是都沒人來把我…)。

 

  店員用很不流利的英文介紹他們的新菜,我們點了一份菜單上沒有的新菜鮭魚塔塔,其它的就是一定要來點的鵝肝薯條。

 

魁北克的地方菜Poutine(發音跟布丁一樣),是在薯條上加起司塊,淋上濃濃的牛骨高湯,實在很好吃,快二十年前吃到過一次,就愛上這個味,明明知道它是惡魔食物,熱量高到破表,還是寧願餓下一餐,這一餐也要吃到。(這次我去蒙特婁,猛吃各種花式poutine,發現好吃的不多,我們家旁邊的游艇俱樂部賣的反而最讚!)

 招牌鵝肝布丁.jpg

  「與豬腳共舞」的招牌菜很混搭,不是豬腳塞滿滿的鵝肝,就是Poutine上面放一大塊鵝肝,但是上菜之後,我覺得沒我想像中大塊,難道是看我們華人個子小,猜我們吃不下,所以也放小小塊嗎?(被害妄想症發作ing

 

  說到鵝肝,有虐待動物的嫌疑,但我真的不覺得它虐待動物的罪狀,有比一般的肉更嚴重。要說虐待動物,上萬隻雞擠在小小的地方,互相踩踏死亡,被大量灌食成長激素以利迅速長大的雞,是主要的廉價雞肉供應來源,那有比鵝肝的產生更仁慈嗎?在人造替代肉量產之前,沒有仁慈的肉。既然我不是素食者,那就只好承認我是不夠仁慈。(不說了不然胃口都沒了…)

 最棒的麵包.jpg

  上菜之前先來的招待麵包,真是好吃極了,彈牙有咬勁,又濕潤飽滿不乾澀,是在那裡吃過最好吃的麵包。這道麵包,當場就讓我信心十足,知道這間餐廳可以期待了。

 鮭魚塔塔.jpg

  鮭魚塔塔好吃極了,好吃到忘記要拍照,吃了快一半才想到要拍。

 份量超大沙拉.jpg

  沙拉普通沒什麼好說的…

      接下來這道招牌鵝肝poutine就真的很好吃,薯條外脆內軟,加上高湯和鵝肝,超美味!抱著吃完一份不要管熱量,那就是天堂了~

 好吃的焦糖布丁.jpg

  焦糖布丁不錯,但沒好吃到留下深刻印象。

 

  在用餐時,發現很多人都點一道他們的調酒,不過由不同的女服務生來調就差很多,下次我去一定會點來喝喝看,但是我會指定那位個子很瘦小的亞裔女店員調,她調時動作細膩,整杯雞尾酒看起來很有質感,白女店員就感覺是清清採採亂調一通…(對不起!她向我們很認真的用英文報菜單,態度很好,但是就是調酒真的不行。)

 好喝到會死人的萊姆沙瓦.jpg

  這杯萊姆沙瓦是臨時起意點的,看見旁邊的一大桶好像很好喝的樣子,問可不可以不加酒精單點(那天我感冒不能喝酒),店員說可以,就點了兩杯,好喝到爆!酸而不澀,入口很滑順,很清爽的味道。

 

  雖然用餐時才七點多,那兩位不知是店長還是老闆的黑衣男,已經喝得滿臉通紅了,但是,不要看人家一副醉相,做生意超認真的,隨時都注意著客人的需要,我一站起來東張西望,黑衣醉酒男就低調的指點我廁所在哪裡。

可以殺人分屍的洗手槽.jpg 

  看老闆一副混黑道的樣子,到了廁所一看,哇咧…這個洗手槽比一個人還深,不知道曾有多少奧客被殺了在裡面直接分屍包在袋子裡直接丟到聖羅倫斯河?出去後我皮有繃緊一點,暗暗告訴自己等一下小費不能少給。

我小妹身為賤民一枚,去上洗手間時餐巾掉了,自己揀起來放在桌上。那位黑衣醉酒男就默不吭聲的上前換了一條新的。這是一流的法國餐廳應有的服務,台灣恐怕沒任何一間做得到吧?(收費再貴也一樣!但「與豬腳共舞」的收費實在…低到算是路邊攤啊!)

 

  吃完這一頓,又飽又滿足,而且心情很愉快,整間餐廳裡彌漫著隨性的氣氛,老闆有隨性的本錢,他眼睛其實非常利,以無招化有招(這樣說對嗎?)的成為一間舉世聞名的餐廳。它在米其林永遠拿不到星星,因為他的廚房外露且很豪放,完全是自由風的在搞你的菜。客人那麼多、開放式廚房那麼小,還能當場把那麼多菜馬上變出來,這絕對是一個奇蹟!在那裡邊吃邊看他們當場弄菜就會覺得:同樣出身於蒙特婁的太陽馬戲團,可能是在這裡發源的!

 

  好了,吃了這麼多菜,在這間這麼知名的餐廳,花了多少錢呢?一萬?不用!八千?不用!五千?不用!一共是73.37加幣,乘以匯率才兩千出頭啊!實在是太便宜了!

 

老實說它沒有好吃到讓人感動想起什麼童年往事或是名畫古詩之類的(在巴黎的幾間米其林三星餐廳就真的會有這種感覺,不過收費也是高到嚇死人),但是,輕鬆的美味,愉快和熱鬧的環境,在輕鬆中又處處有細膩的服務,真的非常讓人回味!

 

這是我近期唯一願意專門寫一篇文章做紀念的餐廳,它已經列入我回蒙特婁的必去之地了,下次我一定要挑戰它的楓糖鵝肝豬腳!!!

創作者介紹

編劇日記

bon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