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貓,人類是會滅亡的!」這句話不是開玩笑,是千真萬確的歷史教訓。如果真的要拜神獸的話,我的唯一提名就是貓,貓這種動物所具的守護性,已經超越了所有的聖獸,堪稱到了神明的等級。貓不會保護主人、貓冷漠、貓自私……那是在人類面前,在牠們視為低牠們一等的生物面前,貓不需要做那些事。誰會抱怨神明沒有守在我家門口吠陌生人?那是狗的工作。貓有更重要、更高等的事要做。

 

  人類從游牧民族進化到農業社會後,才漸漸產生文明,農業社會的基礎就是農業(廢話),而最會造成稻穀損失的老鼠就是人類的天敵。曾有人做過以下統計:「農家若任由其養的貓自由活動,每隻貓一天約可捕獲十至二十隻老鼠,假設一天捕獲十五隻絕不會超估。按此算來,一年約五千至六千隻老鼠,養過貓的人都知道,這種小動物的食量有多麼驚人。每隻老鼠每天至少吃掉十公克穀物,五千隻老鼠等於一年吃掉十八公噸。養一隻貓來捕鼠,便可省下這份損失,年年省,貓活多久省多久。」甚至,只要有貓存在,貓的氣味便足以使老鼠膽顫心驚,進而抑制老鼠的繁殖與活動量。所以,相加之後,一隻貓一年所救的存糧決不止於十八公噸。

 

  難怪許多文明皆奉貓為神明,埃及貓女神巴斯特甚至有自己的城布巴斯提思,三千前年是尼羅河三角洲的地區的首都。當時甚至有法律規定,禁止殺害神聖的貓,違者處決。家中所養的貓過世了,家人要自行剃眉,為貓服喪。

 

  羅馬與埃及也曾因貓引起歷史巨變。在希臘托勒密王朝統治埃及的末期,埃及人的獨立反抗活動頻繁。有一回羅馬公使的戰車因為疏忽而碾斃一頭貓,群情激憤的埃及民眾當場將肇事的羅馬人拖下來打,羅馬三巨頭龐培、克拉蘇、凱薩視此為發動軍事干預的藉口,出兵結束了托勒密王朝在埃及的統治。

 

  在羅馬取代希臘統治挨及以後,貓也進入羅馬人的生活。原本羅馬人並不重視貓,因為當時羅馬人馴養黃鼠狼抓老鼠,貓的功用是殺貓取其毛皮。但是與貓相比之下,黃鼠狼體味重、不只抓老鼠,雞、兔、甚至小羊都在獵殺對象,而且也不如貓溫馴、有靈性。貓只要有老鼠抓,通常懶得理其它家畜,而且貓抓老鼠的本事高於黃鼠狼。在這種種的優勢之下,貓成為羅馬人的家畜,黃鼠狼被趕出人類生活,再度成為野生動物。

 

除了羅馬帝國以外,其它地方對貓也十分重視。十世紀時的英國威爾斯國王時期,初生小貓的價格是一便士,抓到第一隻老鼠漲兩倍二便士,抓到第二隻老鼠再漲兩倍四便士……最高的身價可達一英磅,這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同時法律規定,殺死貓的人必需受到的懲罰是:將死亡的貓從尾部倒吊,死貓的口鼻接近乾淨的地面,接著殺貓者必需拿穀物往死貓身上倒,直到倒至貓尾巴都被穀物蓋住為止,這些穀物則歸貓主人所有。一直到十八世紀的瑞典,仍存在類似的法規。

 

伊斯蘭教的社會也對貓十分友善,傳說貓額上的四道斑紋是先知穆罕莫德撫摸貓頭之後留下的指痕。先知穆罕莫德有一回準備起身禱告時,為了不想打擾枕在他袖上的愛貓的睡眠,便斷袖而起(伊斯蘭版斷袖,顯然比西漢版斷袖溫馨多了)。伊斯蘭社會裡,殺貓者要付出高額的穀糧作為罰款,貓因為舔身等動作,被視為潔淨的動物,也可以自由出入清真寺(狗絕對不准)。當時甚至有句格言是:「愛貓是信仰的一部份。」除了有愛貓者上天堂、殺貓者下地獄的故事以外,十四世紀(這時歐洲在流行黑死病──鼠疫──了)的馬密錄王還在開羅興建了一座貓園,專收容流浪貓,因為按照穆罕莫德的看法,餵貓等同於布施人類。這個傳統持續到十九世紀。

 

羅馬帝國時期的貓,可以自由進出神殿,因為牠們不會大聲吠叫、行動優雅,還有,至少會掩埋糞便(這點比狗優秀太多了)。直到西羅馬帝國崩解,歐洲形成基督教世界,貓的地位才由受尊崇轉為受迫害。(不過迫害貓,比瀆神還要嚴重的下場很快就會出現了)

 

基督教義中視異教神祈為魔鬼,在許多異教都被尊崇、甚至列名為神的貓咪,當然難逃此劫。貓成為基督教僧侶頭號眼中釘,除了異教愛貓以外,貓那種桀傲冷漠的樣子讓人不爽,他們更認為貓「無用」,不會下蛋不能擠奶、不會拉車、不能吃……而且貓是夜行性動物,不服從權威,不想鳥你就跑得無影無蹤,抓也抓不到,人這種自詡為智慧的動物,在貓面前總是顯得愚蠢可笑。拿現在的流行比喻,貓如果是福爾摩斯,人類頂多能做他身邊的華生,甚至只是那個笨探長。

 

基督教傳教士出賤招,宣稱只要播種時抓隻黑貓埋在田裡,就能保證豐收。還推廣將貓做為「謝神」的祭品,在這樣的宣傳之下,貓面臨慘遭魔鬼化、屠殺的命運。現今許多視貓為不祥動物的想法,就是起源於當時的宣傳。

 

殺貓的後果很快就出現了,貓這種「無用」的生物被屠殺而數量銳減之後,老鼠開始猖狂,在七世紀時就已經出現過一場鼠患,但後來平息了,人們宣稱是修道院的女院長格圖德的祈禱,不依賴貓就平息了鼠患,便封格圖德為聖格圖德。

 

這突顯了基督教世界困於貓的重要用處(遠比提供奶蛋、拉車更重要的功用),卻又討厭貓,在這矛盾的心態下,自欺欺人的宣稱信仰可以滅鼠。但是,貓天生具有擄獲人心的力量,要討厭這會呼嚕呼嚕的在你膝上打盹、雙眼又大又明亮、傭懶而優雅、撫摸著牠便能讓心情平靜的小東西,也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當時的基督教世界對於反貓也存在著不少反抗的聲音,教皇葛利果一世就是貓的愛護者。

 

在十世紀末,基督教會的大權掌握在主教手中,主教可以懲戒被視為「思想不純正」的神職人員。當然此時說這是異端審判還言之過早,卻是異端審判的濫觴。到了十二世紀,因為教會的腐化,造成民間與教會的對立,以及各種教派的興起,也出現了「異端」一詞,指異端的卡塔爾派「公然親吻公貓的臀部,宣稱魔鬼附身在公貓身上顯靈」,接著就是越演越烈的打擊異端行動。十五世紀中期,宗教法庭搜捕、審判被視為女巫、術士的人,被犧牲的人將近五十萬,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女性。焚燒女性時,往往連同當做家畜、與女主人互動較多的貓咪也一併陪葬。

 

當時歐洲的貓幾乎被屠滅,帶原的野鼠由中亞流竄至歐洲,正是直入無貓之境,迅速繁殖、橫行無阻,帶來了當時無藥可醫、可能導至人類滅絕的黑死病──鼠疫。得到黑死病的人,身上出現不明黑斑,然後迅速擴張到全身、呼吸困難、精神錯亂,在染病的一兩天內死去。當時滿街都是死屍,醫生染病死得比他的病人還快,整船的船員病死而造成滿港都是鬼船、農莊因死亡殆盡而成為廢墟鬼城……

 

難道十四世紀的可怕教訓,整個歐洲死了快一半人口的黑死病,沒有提醒這些人問題出在哪裡嗎?人的偏見能曲解事實,此時得到最佳印證。當時的人將黑死病(鼠疫)歸咎於貓,認為貓是撒旦化身,是貓的呼吸吐出死亡氣息、井水被貓喝過或是眼淚滴到,就成為廢井,喝了此的井水的人就會得到黑死病。結果為了妨止黑死病曼延,人類這種蠢蛋生物不是趕緊養貓、愛貓,而是更激烈的殺貓活動!為了防止疾病,在建造房子時將貓活活的埋入牆中,當作「工地祭品」,虐貓的行動比以前更多、更變態。

 

在這時有個地方開始漸漸產生變化,義大利興起的文藝復興,使人類產生各種理性的反思,印刷術的出現使的知識更為普及,知識提昇,教會的愚民宣傳作用便相對的減弱。此外,更由於航海貿易的發達,貓在船上捕鼠和保護珍貴存糧的習性,使貓再度受到重視。貓在船上被視為吉祥物,也確實發揮吉祥物的庇佑功能。

 

除了航海家對貓的重視改變了貓的地位以外,藝術家對貓的歌詠更是使貓的形象漸漸正面,貓那種獨立灑脫、不妥協與不受討好更不屈服威權等個性,都深深地使具有藝術性格的人著迷。童話故事「五日談」裡,有一個故事是一名貧困的年輕人所繼承的唯一財產,是一隻貓,後來這隻貓幫他成為有錢有勢的人,還娶公主為妻。這就是大家熟知的「靴貓」。

 

在義大利人開始愛貓、寵貓的同時,歐洲其它國家還在進行異端審判、還在追殺女巫,還在屠殺貓。一直到十七世紀初,珍貴的安哥拉貓被引近歐洲,才又改變了對貓的看法,這種珍貴的貓受到貴族的寵愛,許多城堡還特別開了貓門以便貓咪出入。這時歐洲貓的地位才慢慢地穩定回昇,太陽王路易十四本來非常討厭貓,但晚年收到威尼斯所贈的一隻白色安哥拉貓之後,由討厭貓轉變為喜愛貓,接著路易十五甚至以貓取代勳章,頒給高官顯貴。

 

直到今日,貓咪成為重要的家庭寵物。縱觀世界各文明有一個共同的傾向:文明程度越高的國家,與貓關係越良好。

 

貓咪的存在對人也是有利無害,貓不像狗一樣,若是群居便有攻擊傾向;史上並無明確的證明貓會給人帶來什麼樣嚴重的傳染疾病,與其認為貓會製造環境髒亂,不如說這些髒亂是人類自己造成的。越是市場聚集的地方,越是髒亂,相對的老鼠數量也越多,貓咪活動也越頻繁。在這樣的連鎖關係下,將貓視為髒亂的製造者,根本是錯誤的連想。造成髒亂的是人,做為抓鼠重將的貓反而是使市場維持一定乾淨的幫手。牠們是天然的環保健將,不必以殺鼠殺蟑的化學藥品傷害環境,只要養隻貓,市場和餐廳裡的老鼠就不敢猖狂,污染你的食物或是咬斷電線造成走火等等危害。

 

下次在路上看見街貓時,對牠們友善一點吧!牠們不侵佔你的地盤,總是高來高去有如來無影去無蹤的俠客,沉默的讓你減少了多少被老鼠傷害、吃進被老鼠和蟑螂污染過的小吃而染病的危機,牠們對人類社會的好處,是你無法想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nnet 的頭像
bonnet

編劇日記

bon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