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最幸運的事,是遇到某些人會突然說了句點醒自己的話,讓自己受用不盡。

 

大約十年前我試著去做動物收容所的義工時,遇見過當時很資深也很受敬配的一位義工,她是一個很低調也很謙虛的人,跟我聊天時提到:「有的人照顧流浪動物一陣子之後,變得很傲慢,真不懂為什麼會有這種傲慢的心態?」

 

  這句話突然點醒了我許多做事的心態。往往某些善行隨之而來的,不是更加的謙虛,而是「傲慢」,一種「我在做好事,我比別人偉大,你們要聽我的,否則你們就是壞人」的傲慢。這種心態不正是所有威權的起源嗎?

 

  用宗教的立場責備異教徒,覺得他們「沒有信仰很可悲」,或是「需要被拯救」,結果不是宗教戰爭就是對異教徒的審判,和以宗教大旗愚民,是傲慢。用政治活動的立場責備沒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的人,怪他們是貪腐和冷漠,只有自己是對的,這種行為也是傲慢。或是極力保護動物,卻因此貶低人類,甚至別人的對生兒育女抱以鄙視的態度,這也是傲慢。

 

  如果自己行的是正義之事,是善良之事,不是更應該抱著謙遜的心態嗎?

 

  每當我要捐出不能穿的衣物時,我可能會整理得比我要穿的還要整齊,因為我想讓收到的人知道我對他們的尊重;收養流浪動物時,我是抱著感謝牠們陪伴我的心情。賺比一般人多一些的錢,但我更崇拜放棄部份收入而去完成理想的人。捐款或是購滿義賣商品時,感謝的是做這些服務的人花的時間和力氣。

 

  而不做這些的人,他們也有他們的生活,當人家認真工作時,已經為社會做出貢獻了。當一個平凡的婦女肯生養孩子時,也已經為這個社會做出貢獻了。討厭動物的人,未必不會在另一個地方做值得尊敬的事。很市膾的生意人或小氣鬼,或許反而是你所不知道的大善人。就算不是,他也有他的權利選擇他要的人生,沒人有資格因為自己有做善事,就去批評不肯做的人。

 

  任何的善行,只要變得傲慢,就變成一種惡了。

創作者介紹

編劇日記

bon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