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睜開眼睛時,看著窗外,是一片濛濛的蒼藍。枕邊傳來似有若無的幽香,轉頭看去,那幾朵路邊叢長的白色小野花,是芳芳為我摘來的。

  我依稀記得今天好像是黎明後才入睡的。拖著疲累的身子,昏昏沉沉地在女兒身邊倒下,看著她可愛的臉龐,膨膨的臉頰,還有……那頰邊一道深長畫到耳際的疤。我看著又流淚了,眼淚滴在枕邊,女兒醒了,看著我。

  「媽媽,那些花是我給妳的喔!妳不要哭,我已經不痛痛了。」

  我忍著不哭出聲,眼淚卻怎樣也止不住。如果不是我疲勞駕駛,不會出那樣的意外。有人說幼童受傷是不會留下疤的,她五歲了,或許再過幾年,她的疤會漸漸消失不見……也有人說,發生那麼重的車禍,只破了點相,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是的,不幸中的大幸。當她從救護車上被推下來,推進急診室急救時,她痛得哭天搶地,我卻鬆了口氣,她還會哭,那表示她沒事了!我不顧自己一身的傷,全身到處都還在淋淋地滴著血,撲上去抱著她。她爸爸趕來了,一把將我推開,心疼地抱著她,我沒有話說……一切都是我的錯。

  她出院那個晚上,她爸爸把她帶回去。離婚兩年以來,這是他第一次再踏進這個家。我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默默地看著他收拾女兒的衣物,眼淚不斷地滑落。女兒跑來抱著我,依偎在我身上,像平常一樣地說:「媽媽,我好愛妳!」

  我回抱著她,他爸爸不由分說地把她給扯開,扯離我懷裡,看也沒看我一眼。
  
  本來是我的監護權,現在是他的了,但我能說什麼?犯下這麼大的錯,證明我無力扶養孩子,工作耗盡了我的體力,照顧幼童更是讓我分身乏術。平時就常常讓她上學老是遲到,或是太晚去幼稚園接她,讓她一個人在黑漆漆的校園裡,只有一位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的老師臭著臉陪她。更不用說三餐也沒定時過,總是匆忙地在便利商店裡,給她一個麵包或是一份簡餐……養育孩子,比沉重的工作還要沉重。但是,每當她笑著撲進我懷裡,看見我而露出安心的笑顏時,沒什麼比得上那種幸福。

  難得的空閒,我能帶她出去走走,細心地替她綁上髮辮,替她裝扮得像個可愛的洋娃娃,牽著她的手走在路上時,她全身都在笑,而我更是幸福到了骨子裡。再累再累,我總是想著:撐過去就好了,再過個三五年,很獨立的芳芳就不需要我操心了,那時我就輕鬆一點了……

  只是沒想到,我會撐不過去。

  她被帶走以後,我就只能偷偷去看她。我總是趁著黃昏或夜晚,她放學或是在門口陪狗玩時,從角落裡偷偷現身。芳芳總會開心地大叫著:「「媽媽,我好愛妳!」然後撲過來抱緊了我。

  狗發出狂吠,在她的爸爸察覺而發出喝叱之前我必須走,我不想讓孩子驚恐。她瞪大的無辜雙眼裡含著淚水,每一滴都灼燙著我的心。

  我已經失去了照顧她的資格,難道也要從她的生活中完全消失嗎?我痛心、怨恨,卻束手無策,只有趁四下無人時,偷偷地找機會見她,珍惜著這偷取來的一點點相聚的幸福。從她不時摘給我的幾朵小花裡,甜甜地愛著她。

  她把花拿給我,一面流著眼淚說話。
  「同學都不跟我玩了……她們說我都跟媽媽說話,所以不跟我玩……」
  「爸爸說要把我的頭髮剪掉……因為很亂……我不要剪頭髮,我不要變成男生……」

  我聽著,心痛如絞。她那疤痕已經淡得快看不出來了,但是我身上的傷到現在還沒癒合,我不覺得痛,只有想到芳芳的眼淚,我才痛,不只是心,我全身沒有一個毛孔不痛。

  我含淚輕輕撫摸著她柔軟美麗的長髮。
  不剪頭髮,媽媽幫妳整理,幫妳綁好辮子,我們不剪頭髮。

  我拿出梳子和她遺留在家裡的紅色蝴蝶結髮帶,她坐在我腿上,讓我像往日那樣幫她梳頭,她臉上難得露出滿足的笑容,我哼起了最常唱給她聽的兒歌,她跟著唱,我們的幸福回來了……這一刻讓我忘記了所有的哀傷。她靠在我懷裡,甜甜地笑著。

  「媽媽,妳為什麼不接我回去?我好想妳……妳不愛我了嗎?」
  我強忍住淚水,溫柔地告訴她,我永遠愛妳,什麼都不能把我們分開,因為我永遠愛著妳。

  是晚餐時間了,她甩著漂亮的髮辮開心地跑回爸爸家。我目送著她的背影,心願卑微一點,就能感受到較多的幸福,只要能和她這樣偶爾的相聚,我就心滿意足了。

  她還有很多髮飾留在家裡,我想到了,我可以都帶來,每天帶不一樣的來,見到她時,就幫她整理頭髮,今天是蝴蝶結,明天是那對藍色的花,還有銀色的小皇冠,還有許多許多不一樣的花色……那晚我心滿意足地睡去,明天我要帶新的髮飾去給她,還要再加上她最喜歡的小蕾絲髮圈。

  我不敢相信我看見的。
  沒有長髮了,她的長髮被剪得比男孩子還短,淚珠卻比連綿陰雨還長。
  「……爸爸說要剪掉……我說媽媽會幫我綁,昨天就是媽媽幫我綁的……爸爸就帶我去剪掉了……剪光光了……爸爸生氣了……」

  看她哭得肝腸寸斷,我全身都軟了,梳子、髮夾、髮帶……紛紛落下散了一地。怎麼可以這樣?他有什麼權利這樣做?我已經盡力不介入她的生活了,就這麼一點微小的幸福,也不讓我們擁有?我不知道是悲哀還是憤怒,看著嚎啕大哭的女兒,強忍住酸楚的心,輕輕撫摸著她的頭。

  這樣也很好看,真的,而且頭髮很快就留長了,不要急,妳短頭髮也是最漂亮的。

  她依然啜泣著,我怎樣也安撫不住。她緊抓著我的衣袖哭著不放,哭了好久好久,天色越來越暗,已過了晚飯的時間,她還是不回去,抱緊著我不肯走。她爸爸找了過來,臉色鐵青著
  
  「妳給我過來!快回家!」
  「我不要,我跟媽媽說你把我頭髮剪掉了,我要跟媽媽住,我不要回去了!」
  「給我回來!」
  他發出嚴厲的斥吼,一把拉扯開芳芳,芳芳幼嫩的手腕被他粗暴地拉扯發紅,馬上大哭尖叫了起來。
  「我要跟媽媽在一起,我不要跟媽媽分開……我不要跟爸爸走,媽媽,媽媽……」
  她哭叫著,卻被扯得幾乎雙腳離地。他快步走著,額頭青筋暴露,兩隻眼睛紅得像充滿了血。

  不要這樣拉孩子,我氣得大叫,我追了上去,聲音也哽咽了,喊著不要這樣扯她,她會受傷的,你把她給我放下……
  他走得好快,我都快追不上了,何況是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他瘋子似的扯著芳芳進了家門,芳芳的哭叫聲中,我不顧一切地跟著衝進去,他要是敢打女兒我就跟他拚了!

  「不要再提起妳媽媽,妳看清楚!給我看清楚!」他指著前方的桌子,吼著,「妳沒有媽媽了,她已經出車禍把自己撞死了,也差點害死妳!妳不要再說妳媽媽來看妳了!」

  我看向那張高聳得要上天了似的供桌,那上頭擺的是我的照片,供放著芳芳為我摘的小野花。
  她悲慟地大哭著,我茫然地站在一旁,喉間像綑著千斤的鎖鍊。

  是的,那又怎麼樣呢?沒有什麼能把我們分開,心愛的孩子,因為媽媽永遠愛著妳……。

創作者介紹

編劇日記

bon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