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jpg

  最近連看兩部珍‧西蒙斯主演的電影,「孽海癡魂」和「萬夫莫敵」,也都是連續兩年的奧斯卡獎最佳劇本得主。

  這兩部實在太精采了,「孽海癡魂」尤其是經典的人際溝通教材,透過流氓艾莫‧甘特里的表現和說話技巧,可以學到很多人際溝通的手腕。

  女主角傳教士莎朗是個聰慧、狡猾的利害角色。當她第一次取得地區教會的認可,進行大形佈道時,現場來了很多挑釁者,大學生們高舉標語,極盡嘲弄之能 事,不同教派的人現身鼓譟。然而,她卻不動如山,短短幾句話,折服了在場所有的人,那些頑皮、不信鬼神的大學生也紛紛跪下懺悔。

  這比起甘特里挑戰媒體,又是小巫見大巫,當充滿正義感的記者揭發佈道的詭異和斂財的真相時,甘特里面對資助者紛紛抽腿,他並沒有躲起來,而是直接找上 媒體,跟媒體的老闆、惡意的記者當面挑戰,先以詭辯壓服記者,再以利益誘服老闆配合,讓老闆出賣了自己旗下的記者大將,也讓甘特里反而把報章的惡評,變成 自己更大的助力。

  這無異是撒旦的手段,甘特里卻用以傳道。甘特里能夠讓好人壞人都對他心悅誠服,簡而言之是掌握了兩種人性悖論:讓好人覺得內疚、讓壞人覺得自己其實是個很不錯的人。

  對人性的洞燭與玩弄,是甘特里最成功的特色。(但是他怎麼老是賣不出吸塵器?)

  (經典電影「雲裳風暴」也有一句類似的台詞,記者問某個玩世不恭又惡劣的攝影師成功的秘訣,他嘲諷地說:「靠著對人性弱點的掌握。」而不是攝影技巧與天分,一句話就讓這個攝影師的形象活躍)

  對甘特里來說,「上帝是門好生意」,他並不在乎宣傳的是上帝或是佛祖或是阿拉,重點是他掌握了人性的弱點,加以發揮,極盡狗血,在群眾中迅速地達到催眠功效,而獲得成功。

  這部經典名片不只是形容詐欺與諷刺,一部經典文學名著改編的大作,一定有更深沉的人性為背景。莎朗的宗教斂財主要目的當然是個人的成功與富有,她卻又 相信自己說的鬼話。她的夢想是建立一間海邊教堂,讓窮人和無助的人能夠有所依歸。這看起來是善的,而善的背後是她想要建立個人功名、擺脫卑微出身的動機。 兩者交織,成為矛盾的「善」,我們常說「偽君子」,好像就是這樣,以表面上的善行來堆砌自己的成功。可是,如果這種善行真的能夠造福大眾,她自己的成功難 道需要非議嗎?這是一個很值得深思的問題。

  社會上大多人排斥偽君子,甚至認為真小人更可敬,倪匡卻不以為然,認為所謂的偽君子,目標是個人的名聲與利益,用行善的方式表達,偽久了也成真,重點是他真的做了君子行為,並沒什麼不好。反之,真小人是真的不要臉,無所不為,更加危險。
 
  相較之下,甘特里是個真小人,從前他就常在酒館對不認識的人裝熟、說黃色笑話,換些免費的酒喝;跟女人一夜情之後腳底抹油開溜;身分不一樣之後,更大 膽地玩弄手段、公然到處留情,威脅恐嚇盟友或敵人毫不手軟。他為了私慾,由賣電器變成賣上帝,為了挑撥民眾情緒,更敢帶頭放火砸店,視法律為無物。而這樣 的真小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到處傷害別人,是否又會有他心底柔軟、人性的一面?

  甘特里也有深刻的人性,也許他只愛護他所愛的人,而這種愛飄渺難以掌握,有如他生命中偶爾閃過的一抹光輝,比如說他對深愛他的妓女露露手下留情,他為 劇中沒有出現過的母親善意的謊言,他為深愛的莎朗奔走.....不過,真小人的人生,畢竟只有自我中心,最後也只能孑然一身,繼續孤獨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nnet 的頭像
bonnet

編劇日記

bon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