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水.jpg

 

  很多人應該是看到「藝術電影」四個字就直接跳過,雖然我好歹也算是個同業(扶眼鏡),但是看藝術電影看到打呼的經驗也很多,為了保險起見,藝術電影我就都買回家看,這樣睡的時候比較沒有障礙。 

 

  《禍水》在包裝上就寫是「藝術電影內有惡犬」,看完後我覺得很小題大作,人家明明只是一部很流暢的劇情片,雖然有文化上的反省批判,不過在我看來它還是劇情片,不是可怕的藝術電影。(免驚,免驚) 

 

  故事大概是說,八歲的小女孩秋雅在家人做主下,嫁給了七十幾歲的老杯杯,(老杯杯為了什麼原因要娶她?娶來做曾孫女、每天幫她綁頭髮嗎?好玄喔!)才嫁沒幾天老杯杯就死翹翹了,八歲的秋雅都還不知道老公是誰,就變成寡婦。根據摩奴法典中的戒律,她終生能不嫁,嫁了下輩子會變成胡狼(原來法典的騙小孩技倆這麼弱…),她就被送去寡婦集中營自生自滅。 

 

我想,正常的神應該不會神經敏銳到去替公性微生物制定這種法典吧?在神眼裡,人跟微生物應該是比重差不多的,在生物世界裡的比重大概就是0.00000010.000000001之間的差別。為了微生物的交配權,去制定一個這麼嚴重的法令,規定哪隻母微生物不為公微生物守寡,地球這顆小泥巴就會爆掉,那這位神明真的是太閒了~~閒到沒事就自己從黑洞冒出來再從蟲洞鑽進去玩個幾百億年還未厭倦嗎? 

 

但大部份的人就是一口咬定:寡婦一有想嫁的念頭,國家就會亡掉!寡婦集中營的寡婦們無以維生,還想工作那更是天地不容!(意思就是怎麼當了寡婦還不去殉葬,社會就萬不該給妳活路)所以集中營內的寡婦們除了乞討之外,就推一個代表去賣淫養活大家,這個賣淫代表還會被視為骯髒不潔,寡婦們一面靠她養,還一起看不起她。 

 

八歲的秋雅在這間寡婦集中營裡,當然照故事的發展,她就和美麗的賣淫代表卡麗安妮成了最好的朋友。年輕美麗的卡麗安妮懈逅了有為青年、婆羅門階級的納拉揚,兩人一下子墜入愛河。這位第一男主角完全沒有所謂的個性塑造,他就是一個平面人,在臉上寫兩個字「情聖」就一整個介紹完畢。(本片的重點不是愛情,是寡婦這個題材)

 

  

最玫瑰瞳鈴眼的來了,卡麗安妮的老主顧,就是情聖的把拔,好逼哀啊!但情聖就是情聖,不顧一切要娶寡婦兼小媽卡麗安妮,用膝蓋想也知道絕對是悲劇,而且還悲得很徹底!隨著故事的發展,就連小小的秋雅都難逃命運的毒手,雖然最後的最後,她或許得救了,但也已飽受傷害。 

 

這樣一個悲劇的題材,在導演蒂帕梅塔的處理下,表現得很溫和、很善良,不會讓人有慘絕人寰的噁心感。很多中國的片子愛用慘絕人寰、比血腥比唬爛的手法來呈現社會問題,說是要讓人反省,其實只會讓人反胃。

 

蒂帕梅塔的手法厚道、不慍不火,更能讓人接受她要表達的觀念,在溫柔平靜的敘述中,依然會有沉厚的力道闡述她的控訴與批判。

 

這部片子很容易消化、好看且有內容,很推薦邊看邊罵男人都去死。(這個功能還跟玫瑰瞳鈴眼真像!XD

但是,看了些印度片,總有個感覺,印度人可能真的很溫和,被英國當作殖民地之後,不但不怎麼恨英國人,還很崇英。要說人家奴性,我還真說不出口,因為其實台灣人也有相同的毛病,台灣老一輩的崇日心態跟阿印的崇英情結一比,真的是龜不用笑鱉沒尾。

創作者介紹

編劇日記

bon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